您好,欢迎访问太阳城手机版官网mine168.com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复制网址  手机矿权网
所在位置:首页 >> 资料大全 >> 正文

近期矿权交易诈骗术之一
太阳城手机版官网(www.mine168.com) 发布时间:2010-6-4
 一直以来,提到矿权交易的诈骗,人们多数想到的都是假批文、假证照、假数据。然而,你听说过矿主被投资方诈骗吗?就在2010年二月初,编辑部接到张先生的报料电话,讲述了这样一个事件:一个急于将手中矿山转让出去的矿主彭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遇上一个蓄谋已久的诈骗团伙。这个团伙精心布下骗局,在他兴冲冲地赶往约定的最后一次洽谈地点时,那群人看着他,就像看着垂涎已久的猎物,静静等待他自投罗网……

  绕开阻碍 放长线钓大鱼

  2009年11月,彭勇和合作伙伴陈先生决定将两人共同拥有的位于四川的铁铜矿山转让出去。陈先生通过网络、报纸等多方渠道将矿山转让的信息发布了出去。很快,一位叫李刚的买家开始与陈先生电话沟通,其自称是香港某企业拓展部的员工,该企业对铁铜矿山非常感兴趣。在几次电话沟通之后,李刚提出要前往四川矿山进行实地考察。因当时陈先生正在出差处理其他工作,便安排矿区工作人员接待李刚。

  考察期间,李刚仔细参观了矿山并核实了矿山的各项资料,同时通过接待人获得了矿山另一合伙人——彭勇的联系方式。一周后,李刚来电,希望陈先生可以到深圳进行面谈。陈先生向李刚提出了几点要求:1、面谈地点改成广州;2、面谈前,先与对方公司项目决策人进行一次电话沟通,以确定矿权转让协议的大致框架; 3、要求对方带齐相关有效证件,包括个人证件、公司全部证明资料等。在外人看来,这些要求均属合情合理,可奇怪的是,李刚未置可否,只说先回报给上级,之后便与陈先生断了联系。

  12月初,李刚再次找上门来,但这次他找的是彭勇。经过初步电话沟通后,其向彭勇提出到彭勇的企业所在地广西南宁进行面谈。彭勇将李刚跟他联系的情况与陈先生交换意见,两人商讨决定先由彭勇和李刚谈矿山转让条款,而陈先生就不参加南宁的面谈了。

  在约定的日期,李刚、其公司总经理助理吴明华二人来到南宁。吴明华本人相貌端正、举止斯文,彭勇对其第一印象颇好。在面谈过程中,吴明华向彭勇出示了名片、其企业董事架构和人员名单。彭勇针对其提交的资料进行多方信息核查,证实其所提供的企业董事机构资料均是正确、真实的信息。于是双方开始了进一步的谈判,谈成矿权转让价为4500万元,但要保留10%的股份。最后吴明华向彭勇提出两点要求:1、彭勇必须到深圳和其公司该项目决策人即执行主席林海波进行恰谈拍板。但由于这属于商业机密,彭勇必须单独前往。2、最终签定的矿山转让价格高出4500万元部分,归吴、李、林三人所有。彭勇当下心里暗喜,对方提出回扣的做法代表成功交易的机会大大提高,且对己方利益毫无损伤;而与对方最高层做最后洽谈的要求则属合情合理,无任何不妥。于是当下即刻应承。

  诚意示好 陷阱奢华

  李、吴二人离开南宁一周后,彭勇接到吴明华的电话,希望他能尽快到深圳来进行洽谈。陈先生对此始终觉得应该把洽谈地点放在两人都比较熟悉的广州,但因对方非常坚持,最后彭勇和陈先生两人商量决定先由彭勇独往深圳谈好矿权转让协议的大致框架,待签定协议时,陈先生再前往深圳。

  2010年1月26日下午3点左右,彭勇走出深圳国际机场大厅,看到了前来迎接他的吴明华和李刚。吴明华先向彭勇表示歉意,然后告诉彭勇,公司执行主席林海波正在东莞进行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收购工作。因为事情比较棘手,这两天都要留在东莞处理,没有办法赶到深圳来会面,所以真诚希望彭勇能把会面的地点改在东莞。彭勇当下心里有丝不悦,但为了尽快达成交易,也只好表示理解。

  吴明华把彭勇领上了一台豪华的轿车,上车之前,彭勇特别注意了一下车子的牌照——粤港直通牌。当天下午4点,三人到达东莞XX酒店,吴明华安排彭勇在1068房住了下来。同时告诉彭勇,因为林海波晚上要和市委领导一起吃饭,所以今晚暂时没有办法和他见面。但是林海波亲自交代一定要好好招待他。彭勇心想:既然来都来了,多等一天也无妨。一顿丰盛的晚餐过后,吴明华带彭勇进行了桑拿按摩喝茶一系列的奢侈高消费,将彭勇招待得舒舒服服。

  晚上送彭勇回到酒店时,吴明华神色严肃地提醒彭勇,让他暂时不要和其他人联系,包括亲人和朋友。因为谈的项目比较大,其中涉及商业机密,执行主席林海波希望双方可以顺利谈完,不要节外生枝。彭勇提出有朋友在当地,有些是必须知会的。为防彭勇有其他想法,吴明华当下表示理解,但他再三强调,与朋友仅见见面就好,不要说关于矿山的事情,也不要联系其它地方的朋友,一切等项目谈成之后再说。彭勇心想,这个香港企业处事也未免太过于小心谨慎了吧?但是还是点头答应了。吴明华得到承诺后放心地离开了XX酒店。

  精心设局 步步下套

  27日早上八点半,吴明华来到XX酒店与彭勇共进早餐。9点左右,吴明华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告诉彭勇,林海波现在就在要收购的五星级酒店——A酒店,但是还有事情在忙,所以要稍晚一会儿再过去A酒店见面。两人吃完早餐回到了1068房,吴明华又打了个电话,接着告诉彭勇,司机昨天开车回香港了,今天早上虽然6点多就起床了,但是现在塞在路上,无法赶到东莞接送彭勇。彭勇心里的疑团丝丝加重,既然司机知道自己当天要做接送工作,为什么还要半夜赶回香港,第二天再过来呢?这样不管是金钱还是时间都非常浪费。但是彭勇的怀疑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9点50分左右,吴、彭两人打的前往A酒店。

  早上10点多,吴明华带着彭勇来到A酒店1106号房。进房后彭勇初次见到了其公司执行主席林海波,其人窄额头、瘦脸颊、脸色泛黄。彭勇心头暗自揣摩,眼前这位仁兄并不像坐拥千亿资产上市公司的人……那林海波见到彭勇后,倒是随和亲切,招呼彭勇坐下来,喝茶寒暄一阵后,紧接着就开始向彭勇介绍其公司的发展情况,言辞之间隐隐透露出其本人与当地政界有很密切的关系,在香港娱乐圈也有一定的势力。彭勇对其所说的情况进行几次言语试探,林海波均能轻松解答。彭勇在渐渐展开的交谈中打消了不少的疑虑,便开始正式介绍矿山情况、转让原因和价格。林海波当场拍板表示一切都没有问题,显得极其财大气粗。与此同时,林海波直截了当地跟彭勇说:“我对这次交易结果很满意,我们公司未来的一年内将大力投资广西的房地产业,希望到时我们能有更好的合作。”彭勇听了很是兴奋,毕竟在一笔生意谈成了之后,马上到来的更大的一笔生意已在掌握中,巨大的喜悦让彭勇完全放下了戒心。

  此时,房间门铃响起,吴明华开门迎入两个人,林海波拉着两个人热情地向彭勇介绍。从林海波的介绍中,彭勇得知,其中一人叫刘义,是澳门某娱乐场、澳门某游艇会负责人,另一名叫张祺,是新加坡某国际物流公司的董事,二人都是林海波的生意合作伙伴。林海波为彭勇牵线搭桥,那两人也侃侃谈起自己公司近期的项目。在交谈的过程中,大家觉得有很多项目可以合作、资源可以共享。刘、张两人最后都默契地表示,如果有合适的项目可以和彭勇一起合作,而在眼前就有一个关于珠海市机场的项目,如果彭勇加入,则可获得巨额收益。

  事情发展到目前为止,彭勇已在A酒店这个小小的1106房商谈了3宗大买卖。事情顺利得让人觉得老天爷都在帮忙,可是这一切在彭勇看来,除了过于顺利之外,基本挑不出来任何问题。

  请君入瓮 软硬兼施

  眼看五人交谈火热,林海波提议:下午让人把谈好的矿山转让协议打印出来再签字。现在离午饭时间还有那么一点,不如打桥牌来放松一下吧。人家邓小平当年可爱好桥牌了。

  彭勇第一反应就是不想打,他婉转地向林海波表示拒绝,说自己不会打桥牌。一边的张祺也插嘴附和说自己也不会。刘义则一脸轻松地提醒他们:“你们忘了我是做什么生意的吗?包把你们教会!”彭勇尚在迟疑中,林海波劝说彭勇和张祺两人:“大家生意都谈成了,现在这么开心的时候,能不能给我一份薄面呢?”此后又信誓旦旦地向彭勇保证,绝对不赌钱,只是小小地玩一下,打发午餐前的时间。听林海波这番言语后,张祺接受了邀请。此时彭勇的心里还充满了商务谈判成功的激动和喜悦,而且既然不赌钱,那就随便玩玩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反而在牌局上可以更拉近几个人的关系,为以后的合作打下基础。于是也就点头同意了。

  为了让彭勇和张祺彻底了解桥牌的玩法,刘义马上找出纸笔,精心地画了一张桥牌解说图,把桥牌的玩法详细地呈现出来,并进行讲解。就是大众玩法,类似十三张、网络游戏锄大地。彭勇看着甚是简单,就放松了心情,专心投入牌局。

  几局过后,彭勇已经完全熟悉了玩法,开始进入状态。林海波趁机提出,这样的玩法过于平淡了,不如大家来加点钱,俗话都说:小赌怡情。刘义、张祺和吴明华马上表示赞同,已经打得有点起劲的彭勇也欣然接受。赌注最初定在100元、200元,开始的时候,作为新手的彭勇输少赢多,在短短的时间内竟小赢了几千元,这让彭勇倍感运气的眷顾,更加专注地投入了这诱惑的赌局当中。好景不长的是,彭勇很快就到了频频输钱的阶段,不仅前面赢来的几千元被赢走,连身上的全部现金共8000元也尽数被掏空。没有了资本,彭勇向另外四人提出不玩了。看出了彭勇的沮丧和不甘,吴明华很有义气地拍拍胸膛说:没有关系,我先帮你垫着,等我付你矿山转让的定金时你再把这次的钱还给我。当时的彭勇确实心有不甘,很想把输掉的8000元赢回来,就算只能赢回一点点也好。可是,事与愿违,彭勇的运气仿佛瞬间一泻千里、不见踪影。很快地,彭勇的8000元非但没赢回来,并且又输掉56000元。

  当输掉的金额高涨后,彭勇意识到自己陷入赌徒心态了,于是彭勇再次提出不玩了,自己只做陪玩。林海波听了彭勇的想法后脸色变得僵硬起来,他不太高兴地跟彭勇说:“大家生意谈得这么开心,打牌也是小玩一下,这样输了钱就不玩是很扫兴的事情。而且生意都谈了这么多,有那么高的利润空间,这么一点小钱莫非输不起吗?我们不仅要玩牌,而且还要玩大一点!”张祺、刘义、吴明华三人在旁频频点头附和,要求彭勇继续玩牌,彭勇听得出林海波的话中有话,极想离开,但是又不希望把关系弄僵,导致生意泡汤,心里非常矛盾。林海波接着说:“既然大家以后都是合作关系了,就给点面子继续玩。”彭勇多年经商,自然懂得林海波的暗示,迅速在脑海中权衡了利弊之后,决定当一回牺牲型的陪客,无奈地继续加入了牌局中。

  身陷困境 签下巨款欠条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不仅仅是陪客那么简单。正如林海波所说的,玩大了。刘义提出换一种玩法,玩得刺激一点,一局过后就去吃饭。吴明华在此选择了退出,他作郁闷状地表示自己仅仅是一名普通员工,这种玩法是大老板才玩得起的。

  随着牌张的发放,四人不断地下注,筹码在不断往上涨,而且是迅速上涨,上涨得让彭勇心惊肉跳。最后一轮下注时,林海波直接将筹码从20多万加到110万,张祺跟168万,刘义跟200万。这时,在场的其余四个人都紧紧盯着彭勇,问彭勇要下注还是要放弃,如果放弃的话,彭勇前面加过的筹码就要全部输掉,但是如果跟下去,超过200万元的未知变数对彭勇而言就是大出血了。

  彭勇艰难地开口提出请求,向另外三人说明他跟不了这么大额的筹码,希望可以跟低一点。林、张、刘均表示不同意,林海波对彭勇说:牌品如人品,打牌就跟做人一样,你敢打多大,说明你这个人的胆量、气魄有多大。而其余两人表示玩牌要尊重游戏规则,岂能随便更改。四人开始了激烈的讨价还价,在各方均不愿意让步的情况下,房间的气氛变得异常凝重,冲突似乎要一触即发。这时吴明华跟彭勇说,他觉得彭勇手中的牌是可以赢的,他希望和彭勇一起打这个牌,无论输赢都是各自一半。当时进退两难的彭勇心想,有人可以分摊一半,至少输的时候可以少一半,就同意了。两人当即商量跟牌筹码为56万元,在吴明华的多方协调下,另外三人最终不情不愿地同意了这个跟牌。

  开底牌后,毫无悬念地,彭勇输了,即他和吴明华各输了28万元,牌面最大的刘义成了大赢家。刘义即刻开始要求三方兑现筹码,张祺表示自己可以拿卡取钱给刘义;林海波却在这时接了个电话,说是市领导找他谈话要提前走,接着把银行卡给吴明华留下就撒腿离开了;在场的只有吴明华和彭勇两人是身上没有足够的钱,吴明华向刘义提出要叫人转钱,刘义同意了。于是吴明华马上打了个电话,让电话那头的人转28万到自己的账户,但是这仅仅是吴明华的那部分赌注,他似乎完全忘记了前面自己曾说过要帮彭勇垫付赌注的事,彭勇向吴明华提出让他先帮忙时,吴明华拒绝了,并向彭勇解释,小钱自己是有,但是这么大的一笔数目他根本没有。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彭勇心里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已经掉入一群饿狼的包围,眼前的这群人是一个诈骗团伙,是一帮老千,他们精心策划了这场骗局,而自己糊里糊涂地栽进了别人的圈套,成了待宰的羔羊。

  刘义问彭勇要如何兑现筹码,彭勇告诉他自己身上的银行卡里只有800元,只能打电话向朋友或亲人求助。刘义让彭勇给家里的妻子去电话,但是只能说转钱的事情,不能提其他。彭勇拿起电话往家里拨,他跟妻子说需要28万,因为玩牌输了现在人家逼着要。彭勇希望妻子能听出他的处境,赶紧想办法或者直接报案,可惜电话那头的妻子毫无察觉,直截了当地拒绝并生气地挂掉了电话。

  彭勇跟刘义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希望可以把兑现时间推迟到第二天或者等自己回到南宁之后再转账给他。刘义却一口咬定坚决不同意,此时,张祺、吴明华二人开始假情假意地劝说彭勇,看看有没有更直接的办法,至少先找到几万块给刘义当成是分期还款。彭勇坚持表示现在没有办法弄到钱。面对彭勇的坚持,刘义当场大怒翻脸,威胁彭勇说:“你如果不给钱,我马上叫人过来把你带走!”说着就开始拳脚直接往彭勇的身上、脸上招呼过去。很快彭勇的嘴巴、鼻子和脸颊都挂了彩。彭勇在人单力薄、又无法和外界联系的情况下,只好提出签写欠条的办法。刘义同意了,但要求欠款必须在5天之内还清。于是,彭勇马上给刘义写了一张5天之内还清28万元的欠条,并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刘义拿到欠条后,脸色阴转晴,扶起彭勇道歉,说:“本人个性冲动、做事急躁,一不开心就会用比较野蛮的方式来处理问题,有得罪之处敬请谅解。”彭勇听着刘义的弦外音,心里惊慌但是又无计可施。所幸的是,收到欠条后,刘义就和张祺离开了,吴明华扶着彭勇走出酒店后,也离开了。彭勇马上拦了一辆的士回到自己下榻的XX酒店,此时已是下午5点。彭勇第一时间联系当地的朋友和身在广州的陈先生,在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后,当即向所在地派出所报案。

  受害人变嫌疑人 清白莫辩

  报案之后,彭勇以为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但警方却告诉彭勇,因为事情发生在A酒店,而不是在其所住酒店发生,此案件不在其管辖范围内,无法正式立案。警方建议彭勇直接去事发地管辖的派出所报案。此时陈先生已从广州赶到东莞,当下决定在彭勇录完口供后先把他接回广州,次日(28日)再到事发地派出所进行报案。当夜回到广州后,彭勇多次拨打吴明华、林海波的电话,均处于关机状态。唯一接通的是很久不见的李刚,彭勇愤怒地告诉他已经知道他们是诈骗团伙,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李刚对他放了一句狠话:“你敢报案,你就等着死吧!”

  28日中午1点半,彭勇由陈先生、东莞的朋友陪同前往A酒店所在地派出所报案。在长达9个小时的口供记录、立档和事发现场监控录像提调后,彭勇成功拿到了立案回执,该案件性质被正式确定为诈骗案。这代表着彭勇可以不用担心刘义会持欠条状告其欠款28万,因为这是一个诈骗行为。但是与此同时,如果此案侦破,警方抓到这个诈骗团伙的话,彭勇同时也要背负一条罪名:聚众赌博。

  对彭勇而言,他坚持报案,坚持要拿到立案回执,因为他不想面对那些诈骗分子忍气吞声,但是他同时也不愿意背负聚众赌博的罪名,因为他是在该团伙的引诱和威逼下开始下注的。此案现在正在追查中,是非曲直、个中原委也只能交由警方处理,彭勇目前能做的只有静待结果。

  案件分析 提高警惕

  如果将整个诈骗过程梳理开来,我们可以发现,彭勇遇到的是一个拥有缜密思维和丰富行骗经验的诈骗团伙。他们从与他初步接触到最后引诱他加入赌局并出千赢走彭勇的巨额款项,处处布局、环环相扣。其中包括:

  1、以貌取人的运用

  这个诈骗团伙中除了吴明华之外,其他人的相貌都是比较普通甚至让人无法心生好感的。所以在初次会面接触中,吴明华作为主要人员去和彭勇接触。事后彭勇也坦诚,吴明华本人长相甚好、谈吐斯文、气质也不错,让人一眼看来就觉得他是一个正直的有为青年,所以心理上不免有所疏忽。从整个过程可以看到,吴明华不管从开始的接触到最后诈骗完成都一直跟在彭勇身边,引导彭勇走入骗局。

  2、使用真实资料

  一般人对付诈骗手段时,常常要用到的就是确认其本人的真实性和企业的真实性。这个诈骗团伙用到的资料几乎全属真实资料,即是说,确实有一个香港某企业,执行主席确实是林海波,提供的董事结构、人员名单和企业其他相关资料也全属真实。唯一不真实的就是,此林海波非彼林海波。真实的资料使彭勇即便通过多种渠道进行核实,还是未能识破骗局。

  3、豪华排场 显示实力

  该诈骗团伙很注重显示排场,给自己的诈骗对象造成一个几可乱真的假象。于是,从最初的李刚与彭勇的接触中,提到洽谈必说“飞到某地”。而到深圳接彭勇使用了豪华的名牌轿车(或许轿车仅是租借来的,所以第二天无法再用,而车牌也可能是伪造的),彭勇到了东莞后的所有消费全由吴明华买单,彭勇下榻的XX酒店是当地非常豪华的酒店,丰盛的晚餐招待和晚餐后的奢侈娱乐消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用来迷惑彭勇的迷药。而普通的人,在这些安排的一次又一次的视觉和感觉冲击中,根本无法辨清真假。

  4、下足血本 以示诚意

  豪华的排场即便只是假象,却也需要许多金钱的堆砌,才足以成行。这个诈骗团伙在此次诈骗过程中下足血本,多次以飞机、豪华轿车作为代步工具,因为他们的目标是200万以上的人民币。如果当时彭勇身上带有足够的款项并且妥协了的话,也许他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5、细微的心理攻势

  这个诈骗团伙抓住了彭勇急于转让矿山的心理和一般商人希望拓展人脉,结交更多有效合作伙伴的心态。他们在几次彭勇可能起疑的地方使用伎俩,以简单却有效的吹牛和表示诚恳的处事态度打消他的疑心。同时在引诱彭勇继续赌博时,知道彭勇不想与潜在的合作伙伴翻脸、草草丢掉几笔生意,于是软硬兼施,让彭勇无法离开赌局。

  6、进退有序 计划周密

  这个骗局运作了近两个月,前期的多次洽谈和考察,都是按计划一步一步地进行的,一切都是为最后一次洽谈时的赌博做铺垫。在这个过程之中,团伙成员比普通骗子更沉得住气,在遇到困难时,选择绕开可能会察觉到骗局的陈先生,稳稳当当地把多年经商的彭勇引入他们的大网之中,让彭勇在东莞遭遇了一次终身难忘的滑铁卢,甚至可能背负“聚众赌博”的罪名。也由此可见,这个诈骗团伙已有多次行骗行径,而且为每次行骗下过苦功,如这次对彭勇的诈骗,他们确实掌握了一些有关矿产的专业知识,做过相应的功课,若不然,在看矿期间他们的伎俩就已被揭穿。

  结语:

  中国地大物博,矿产丰富,而矿权交易中的诈骗案子更是层出不穷。每年都有许多人被骗,而被骗的人们有时只能自认倒霉。为预防自己陷入别人的布局,人们必须擦亮双眼,提高警惕,多做提防。如若上当受骗,应立即报案。(故事中人物名字均为虚构)

相关阅读:

  • 资源税改起程 市场忧虑多属“伪命题”2011-9-26 8:18:47
  • 矿领导先于矿工逃难按上限处理2013-3-13 20:55:24
  • 中外合作开采海洋和陆上石油条例修改后发布 2011-10-11 8:09:55
  • 稀土不能成为“类金融产品”2011-11-4 7:45:02
固体矿产勘查甲级资质寻勘查项目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图片新闻

矿权招拍挂出让公告

矿权展示

矿权交易
储量:(333)10万吨
价格:. [详细]
矿权交易
储量:(333)77.5
价格:面议. [详细]
矿权交易
矿权交易
储量:(333)10
价格:. [详细]